当前位置: > 无锡新闻 >

华商连线无锡中院登报“求监督”引热议 回应:不存在“免费广告

  近日,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则公告引发关注,公告详细列举了无锡各级法院16名法官的职务、姓名,以及他们从事法律服务工作的家属名单。16名法官郑重承诺,在其担任员额法官及法院领导期间,其家属一律不得在无锡市范围内从事有偿法律服务。

  这则公告刊登在6月6日无锡《江南晚报》A03版右下方,其称:以下16名法官郑重作出承诺,在其担任员额法官及院领导期间,其配偶、子女及父母一律不得在无锡市范围内从事有偿法律服务,如有违反将从严查处,追究相应的责任。欢迎社会各界对16名法官承诺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公告留有举报电话。

  公告所附名单详细列举了16名法官的姓名、工作部门、职务,以及他们从事律师工作的家属姓名、与法官的关系、职业等。华商报记者注意到,公告中的16名员额法官,除个别人担任审判员外,其他都在各自法院担任“副庭长”“庭长”等职务。16名家属除一人是“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外,其他15人或是“执业律师”,或是“实习律师”,或是“兼职律师”。16名家属中,系员额法官丈夫的有3名,妻子的有3名,其余10人系员额法官子女,其中“儿子”有5名,“女儿”有5名。

  无锡中院刊发该公告的初衷和目的是什么?6月9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根据公告所留电话联系上了无锡中院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介绍,以前有一些当事人反映,有法官的配偶、子女从事律师职业,虽然人在外地律师事务所,但当事人怀疑这些法官家属在本地代理案件,当然不是本人出面,而是由其同事等其他人出面。针对这个问题,无锡中院从严要求,对相关法官进行公示,这样监督力度就会大一些。“这项工作不是从今年开始的,去年就开始抓了。”

  该负责人称,对于无锡中院的做法,家属是否同意,他们不清楚,但承诺法官都是同意的。该负责人坦承,这样做肯定会对法官的家属带来一些影响,“但对无锡法院的公信力来讲会起到好的作用”。该负责人称,从调查统计到公示,中间有时间差,公布的16人中,有的已将手续办到外地去了,有的已退出来了,“但只要有律师证,就一并公布,这是从严要求的体现。”该负责人表示,公告刊发以来,他们接到了一些咨询电话,目前尚没有接到投诉、举报类信息。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对于无锡中院的此举,网友高度关注,并纷纷发表各自的看法,绝大部分网友认为无锡中院这样做的出发点是好的,有利于司法公开、透明,方便群众对法官进行监督。但也有网友担心法院这样做于法无据,会侵犯法官家属的合法权益(包括“侵犯法官及其家人的隐私权”);还有人认为法院是在为法官家属“免费做广告”,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对此,无锡中院该负责人称,他们已注意到了网上的相关声音,无锡中院这么做,没有明显违背《法官法》《律师法》。对于群众“免费广告”的观点,该负责人称,注意到了这种声音,他认为根据法院内部规定,不可能存在类似的操作余地,“法院内部有登记规定,无关人员过问案件,最后肯定会被查到。所以,任何法官都不愿触碰这个底线。”

  该负责人最后强调,无锡中院这样做是出于公心,是无锡法院廉政建设内容之一。

  6月10日下午,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号发布《关于媒体报道无锡中院刊发16位法官承诺公告的情况说明》,其中称,为了有效防止隐名代理、利用影响力干扰案件等违纪违法行为的发生,主动接受社会各界和新闻媒体的广泛监督,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将16名法官的承诺及相关信息向社会公开,并公布了举报电话。

  那么,专家和律师对无锡中院此举有何看法和建议?6月9日,华商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员。

  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钱卿认为,无锡中院此举涉及法官回避问题。2019年修订的《法官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法官的配偶、父母、子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法官应当实行任职回避:(一)担任该法官所任职人民法院辖区内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或者设立人的;(二)在该法官所任职人民法院辖区内以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辩护人,或者为诉讼案件当事人提供其他有偿法律服务的。”其目的在于避免法官的审判工作受到由于配偶、子女从事律师执业、提供有偿法律服务而可能存在的影响和干扰,确保审判公正、客观。

  钱卿说,无锡中院在报纸上刊发16名法官的承诺,其目的在于加强监督,以此来落实任职回避制度。其中有两个争议问题:一是在地域范围上超出了《法官法》规定的“所任职人民法院辖区内”,扩展到无锡市范围内,是否有扩大解释之嫌?他认为如果是法官自愿承诺,为自己和配偶、子女增设义务,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二是公布法官及其配偶、子女的姓名,是否侵犯个人隐私?他认为,法官作为从事司法审判工作的公务人员,应当承担比普通人较为严格的个人信息公开义务。在法官自愿承诺并公告的情况下,公布其本人及配偶、子女的姓名并不侵犯个人隐私。“需要强调的是,不能强制或者变相强制性地要求法官承担法律规定之外的回避义务。”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学平同样不赞同无锡中院此举侵犯相关人员隐私的观点。他认为,公职人员的隐私权是受到限制的。限制的因素之一,是公众的知情权。法官判案关乎公共利益和司法公正,让渡一部分隐私权乃是其行使公权的必要代价,“更何况,无锡中院公布的仅仅是姓名,并未涉及住址、电话以及其他个人信息,是最低限度的公示,这样的公示谈不上侵犯隐私权。”

  西北政法大学教授舒洪水认为,《公告》只是限制了关系人本人不能在无锡范围内开展有偿法律服务,但并没有限制关系人的同学、同事、老师开展有偿服务。显然,该《公告》看似用力很猛,但能否达到加强监督、预防腐败的效果仍需观望。

  舒洪水称,单纯的地域回避并不必然确保司法廉洁。法官回避制度的初衷在于防止法官个人利益阻碍司法公正的实现。也就是说,没有利益冲突,则没有回避的必要性。换言之,只有当这种关系可能影响司法公正,才对个案进行回避。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认为,无锡中院的《公告》内容有悖于法律。“《关于对配偶子女从事律师职业的法院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岗位法官实行任职回避的规定(试行)》第6条规定,如其配偶、子女在其任职法院辖区内从事律师职业的,法院领导干部及法官应当主动提出任职回避申请,如未主动提出的,相关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有关程序免去其所任领导职务或者将其调离审判执行岗位,而不是仅凭一纸公告就可以解决问题的。”更何况,这一《公告》的公布会使更多的人知道他们亲属间的关系,更容易滋生腐败。因此,类似这样的承诺还是作为内部秘密、不公布为好。

  邓学平也称,法官家属不能直接代理的案件,难道就不能再找个律师出场,自己在幕后指挥吗?“从这个角度看,无锡中院的公告确实可能会起到帮人打广告的效果。”

  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律师认为,无锡市中院发布公告的初衷和出发点是好的,但做法值得商榷。首先,《公告》的合法性存在问题。法律对法官任职回避的范围不能任意扩大,《公告》中16名律师在整个无锡的有偿法律服务(诉讼和非诉业务)都限制了,这样做于法无据。其次,《公告》涉嫌侵犯律师的执业权。法院这样做,司法行政部门和律协要维护律师的执业权利,他们又该如何做呢?其三,公告的合理性存在问题。律师虽是全国执业的,但要这么多无锡律师都到外地谋生,也不合情理。其四,有人指出《公告》公开了律师与法院领导的关系,容易滋生腐败和不正当竞争,是很有道理的。

  山东辰泽律师事务所律师柳孔圣同样认为,无锡中院的公告属内部管理事项,从形式上看是各员额法官自愿作出的承诺。从法律层面讲,该执业禁止超越了《法官法》规定,如非法官及近亲属自愿,则有违法之嫌。

  柳孔圣说,相关司法和行政机关在执行法律时,最好做到不枉不纵,恰如其分,不要作出任何违反法律规定的决定。“过与不及,均不是法治思维的体现。”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